3d跨度走势图带连线Position

当前位置:3d跨度走势图带连线 > 137彩票购彩平台 >

咨询电话:
回乡记|从武汉回到云南县城后,我经历了一场虚惊

作者:admin  时间:2020-02-01 15:55  人气:74 ℃

最早宣布疫情时我还在武汉上学,圣诞和元旦也是戴了口罩正常出门,当时如网上戏称,觉得汉口才是重灾区,并不在意。在没有明确消息之前我们也试过使用消毒液对房间进行消毒,但在新闻明确表示未发现人传人现象时,对病毒的警惕降到了最低。我购买了1月13号从武汉出发回家的高铁,乘车当天没有任何防护措施,一路上乘坐公交、地铁、高铁都只是有少数乘客佩戴口罩,大家欢声笑语一片祥和,在等待旧历新年的到来。

现状:对疫情的重视离不开公权力的介入

初期:大家都没当回事儿

从1月20号起,央视新闻公布疫情信息,钟南山院士明确表示存在人传人现象,铺天盖地的消息开始从各方涌来。各种医院人满为患的视频、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开始增加。在得知武汉肺炎存在14天的潜伏期之后,我对自己自疫情出现以来在武汉的行动线做了回顾,内心中充满忐忑,害怕自己会成为疾病的传染源。

由于信息源的不同,家里最先得知疫情信息并行动起来的是孙辈,弟弟妹妹们通过段视频平台及时了解疫情,防护疫情的意识最强,早早就开始外出时戴口罩。父母辈的信息来源则主要是微信朋友圈,因此也成为谣言传播最广的圈子之一,每天的饭桌上大家的讨论层出不穷,今天是喝酒可以预防新型肺炎,明天是美国的生化阴谋,甚至包括从隔离区逃走的病人等等,有效预防疫情的方式没完全学会,酒桌上吹牛谈天的谈资倒是增加了不少。而老一辈的外公外婆对疫情又有自己的看法,他们的信息基本是与孙辈聊天时获得,大致了解疫情状况,却不慌张,我的外婆说:“病呀灾呀的我们见得多了,天散道,别担心。”

23日,我们一家人出发前往位于曲靖市会泽县的外婆家过年,当时整个云南省仅确诊一例。源源不断的信息还在涌入,各种公众号微信群消息层出不穷,央视新闻也滚动播出疫情,这些消息不断冲击着我,我开始出现了头疼和低烧的状态。虽然试图取消这次拜年,但外公反复致电,话语里多是期待,便不忍让他们失望。

在明确自己度过了潜伏期身体健康后,我陆续接到会泽县公安和贵州公安的电话,询问我所在地和身体状况。在我告知个人状态和检查结果后,我能听到电话那头松了一口气,随即又有些尴尬地表示平安就好。

情绪爆发的顶点在大年三十当天。因为乘车所造成的不适,我的妈妈开始出现拉肚子的症状,而当天公布的疫情信息里,最重要的一条是: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症状不仅仅有咳嗽和发烧,也包括腹泻等其它非常规症状,而妈妈是与我密切接触时间最长的人。与此同时,各种信息依旧像海浪一样涌过来,实际传染人数增加,疫情难以控制的传闻几乎让我崩溃了。

在确认自己没有感染迹象之后,我开始对自己先前的心态做反思,其实我有足够的信息来源,也并非没有甄别信息的能力,但由于与更多人在一起,故而不免有太多的担心,加上家人们不以为意的态度,我只好自行排查,先确定自身安全,以免造成更为严重的后果。

目前,云南省共计确诊44例,飞速上涨数字刺激着每一个人,但相较于早期的恐慌和不确定,目前的家人们明确了疫情防控的方法,心态上也回归稳定。在疫情面前,海量的信息确实会在一定程度上使人丧失理性,但从长远来看,在非感染的情况下,照顾好自己,尤其是自己的情绪,才能更好地照顾家人,共同度过艰难时刻。(本文来自澎湃新闻,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“澎湃新闻”APP)

18号爆出首例在日本的被感染病例,当时网上还有不少抖机灵的玩笑,同龄人们都还在商量出门旅游和看贺岁档电影的事儿,完全没有想到后续的发展。

拿到排查结果,我整个人紧绷的神经终于松弛了一些,更出乎我预料的是,家人所表现的理解。外婆问我:“拿到结果你总该放心了吧!”家人都看到了我的紧张,却没有因此而有所苛责,反而给了我更多的关心和理解。

真正让我感到焦虑的是家乡人的不以为意,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热闹非凡,走亲访友、请客吃饭、唱KTV,与正常的春节无异。在得知我从武汉回来后,家人们也只是说没事。现实世界里的热闹和网络世界的热络呈现出完全不同情绪,现实里欢声笑语,网络上疫情严重的信息不断发酵。

21号下午,我出门买口罩准备给父母,却发现周围的连锁药店内医用口罩早已销售一空,路上也开始出现部分戴口罩的市民。22号昆明确诊了首例新型冠状病毒患者,而当日我与家人一同与姑姑一家吃饭。明知减少聚餐是有效的防止病毒传播的手段,但出于亲人的盛情邀请,我们依旧围桌吃饭,桌上的话题三两句离不开对疫情的讨论。在得知我具体的回家日期之后,家人一边调侃我还没过潜伏期,一边安慰我没事儿,反而使得我的心情更加紧张。

于是在我的强烈要求下,正在准备年夜饭的妈妈和我一起去医院做了血常规和肺部CT进行排查。妈妈问我是不是不告知医生我从武汉来会好一些,否则年三十一家人隔离起来太不象话了,而我却担心自己携带传染源,让家人遭罪,于是直接向医生表明来意。

后期:情绪稳定,理性对待疫情

如今这个小县城依旧没有任何不好的消息传来,人们除了佩戴口罩上街之外,也基本上维持着正常生活。听一位远房亲戚说,为了控制好疫情,进他们村的路已经被挖断了,这些消息进一步强化着当地人对于这次疫情的认知。

事后我与一些同龄人分享这些感受,大家都表示其实自己压力也挺大的,许多同龄人也都存在焦虑、丧气等问题,长期呆在密闭的空间里,不断更新的疫情信息,似是而非的症状描述,都使人有点神经紧张,不自觉地对号入座,担心自己是潜在的传染源,甚至有部分人,由于家人出现的头疼脑热,引发了一系列家庭矛盾。开玩笑说大学生最怕死,实则是关心则乱,恐惧源于未知,不知疫情实际情况如何,不知后续如何发展。

回望过去的半个月时间,个人层面上,从不以为意到度日如年到心平气和,离不开各种社会支持,家人的关心理解,医生的负责耐心,还有公权力介入后的各项措施,都使人看到希望。而一系列有效快速的措施也成为防止疫情进一步扩散的重要保障。27日,云南省文化和旅游厅发出了关于妥善安置疫区滞留在滇游客的通知,28日发布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20条措施,包括疫情公开、加强排查、设置医疗点和妥善处理滞留旅客等等。

冷静下来之后,我开始每天给家人科普,及时告知疫情状态,监督大家洗手戴口罩,家人们在我的反复劝说下开始戴口罩,但整体情绪上轻松乐观了许多。

虽然我的家乡会泽并没有发现病例,但县城医院却早已做好了应对疫情的准备,门诊部有发热的排查,设立专门的发热门诊,问诊的医生们也都身穿防护服戴口罩,对感染的相关症状也有所掌握。虽然无法做核酸检测来排除感染情况,但通过血常规和肺部CT大致确定无碍。医生看出了我的紧张与焦虑,劝导我说头疼是焦虑的正常反应,神经性的头疼多休息就好,其余时间先在家隔离观察,等潜伏期过了再说。

家人们开始真正重视起疫情源于大年初二当天,县城最中心的公园和各个广场被封闭。之前所有的消息皆来自网络,对于小城而言,省会城市的感染也仿佛离他们很远,而随着公共场所封闭,口罩脱销,真实的处境才让大家看到,这次疫情与每个人都息息相关。

在外公家过年意味着以外公为圆心的家人都会集中到这里,意味着在过年期间与我密切接触到家人的超过20人,其中年幼的弟妹与高龄的外公外婆都是易感染人群,因为刷有关肺炎的消息,我连续几天都睡不好觉,半夜惊醒能隐约听到家人的咳嗽,所有似是而非的状态都更加使我感到恐慌。

中期:最大的恐惧是未知